不辞劳瘁的郑人庆

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8-06-15  编辑:

郑人庆(1741—1806),字余斋,号瑞亭,广安州望溪乡(今广安区协兴镇)人,居姚坪。在其20岁时,家中因祖上所遗财产分配发生争端,惹出一场牢狱之灾,致使家道中落。郑人庆不得不放弃原本很有希望的科举考试。然而制府大人赏识郑人庆的才华,任命其为掾曹之职。从清乾隆中投笔从戎开始,身为掾曹的郑人庆办事确实令人刮目相看,其业绩也得到了官方的肯定,不久,官至九品,被派往云南。后因平定金川雷蜀襄办军需,以县丞升用。此后又因亲战安南、南笼、喀什、噶尔及征台湾、廓而喀、楚黑花苗,并剿白莲教有功,以才识能力而为各路大帅所器重。嘉庆年间,升授湖北兴山县知县。高宗嘉其能,改知浙江太平县,旋升福建汀州府同知,赏戴花翎。后至云南顺宁知府,累任湖南岳常沣道、辰沅永靖道。

    在担任辰沅永靖道期间,郑人庆根据自

    己的经验,提出针对当时苗疆边防的八条建议,颇得朝廷欣赏,有幸入朝受到嘉庆皇帝的接见。嘉庆赐给郑人庆缎二匹,并调其任山西河东道台。山西河东道,管辖两府四直隶州三十一州县,地方辽阔,政务殷繁,且离省较远,非能事稳妥之员,实难倚靠。当时的山西巡抚同兴在一篇奏折中这样评价郑人庆:“郑人庆自抵任以来,于所属各州县赈务,俱能悉心经理,不辞劳瘁,毫不以初任晋省,稍存推诿观望之见,接见所属,惟以发天良、爱百姓为言,谆谆告诫,恒不惮烦。府厅州县,亦共深爱戴。”《嘉庆十年(1805)十二月初七日,山西巡抚同兴为郑人庆患病请旨解任调理》记载,山西巡抚同兴到郑人庆所辖山西河东道巡视,郑人庆因连次查办赈务患感冒,久未痊愈,加之在军营多年,染受潮湿,左手左足,虚软无力,艰于运动。尽管沉疴缠身,但一切公事,他仍自经理,抱病工作,且言语、精神如旧。同兴感叹说:“足见其深得上下赏识绝非虚妄之言。”

    嘉庆十一年(1806),在任山西河东道台期间,山西一带遭遇大饥荒,郑人庆筹办赈灾事务,他修改订立了赈灾济荒六则,由于措施得当,赈灾得力,百姓“全活甚众”。

    嘉庆十一年(1806),郑人庆因身体原因,向朝廷请求回归广安老家休养。同年6月24日辰时病逝,时年66岁,葬于协兴长沱井(今天星村一组)。其故宅又称“道台院子”,现已纳入修缮规划。《广安州新志》对其墓葬地记载:“诰授中宪大夫山西河东兵备道郑人庆墓,州北十里。”

    四川承宣布政使司姚令仪所撰的《郑人庆墓志铭》中这样写道:“(进发台湾时)其航海也,浊浪排空,万斛艅艎,中流如箕簸,余暝眩不可支,而公犹执笔削牍如故。其出塞也,山壁陡峭,马不能前,公菲履徒步,媻跚

    勃崒,或不能饮,匀则齧啖雪以充饥渴。至于内地小丑跳梁,元戎握槊,公则借箸从容,虽矢石夹耳而下,神色不少变。尝自言,曾经金川、木果木之惊险外,此皆若坦途耳。然足迹遍天下,公之劳瘁至斯极矣……公丰颐长身,有聰识,兼能多记,遇难事举重若轻,其于军中筹划,剿抚兼施,凡俘获之众,赖以全活者不可胜数。区处屯房,善后诸务,亦无不动合机宜,要于尽善。故各大帅皆重公……继而使节所至,悉倚公为指臂。”(市地志办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