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广安市前锋区纪律检查委员会
广 安 市 前 锋 区 监 察 委 员 会
主办

上下相孚 才德称位

发表时间:2020-03-25 12:18

  “上下相孚,才德称位”出自《报刘一丈书》,是明代文学家宗臣回给长辈刘玠的一封信,大意是为官上下要互相信任,才能和品德要与职位相符合。

  《管晏列传》有云,“将顺其美,匡救其恶,故上下能相亲也”,《孙子·谋攻》有云,“上下同欲者胜”。古人认为上下同心同德,遇事坦诚相见、直言不讳,遇事才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。

  刘玠在给宗臣的信中勉励其做到上下相孚。在给刘玠的回信中,宗臣感谢刘玠的教诲,但对当时为官者所谓“上下相孚”颇不以为然。并通过戏谑的手法,描写了一对“上下相孚”的典型,活灵活现地揭示当时所谓“上下相孚”的真相。

  在宗臣的笔下,一名小吏为求仕途坦荡,从早到晚在权贵“相公”家门口求见,被守门的“门吏”故意刁难时,便“作妇人状,袖金以私之”,谄媚巴结。好不容易进门,却被安排站在臭烘烘的马厩边,直到天黑也不得见。回到家中,彻夜不敢眠。次日一早,故伎重演。终得到“相公”的接见后,匍匐阶下,长跪不起,并上演一出“三送两却”寿金的滑稽表演。出门以后,该小吏逢人便得意扬扬地说“相公厚我”,称赞“相公”礼贤下士;而“相公”也偶尔和人提起该小吏“贤”,在外人看来,还真以为是一段佳话。

  在一些落马的腐败分子中,类似的“上下相孚”不难找到例子。比如,天津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、总经理段宝森为求个人升迁,一心想钻进天津市委原代理书记黄兴国的“圈子”,连续4个春节到其老家拜年送礼。这种变味的“上下相孚”关系,全然变成了旧社会那种“君臣父子关系”,令人警惕。

  而何为真正的上下相孚?“同志”一词,便是最好的回答。

  党的一大通过的党纲中就明确规定,凡承认本党党纲和政策,并愿成为忠实的党员者,经党员一人介绍,不分性别,不分国籍,都可以接收为党员,成为我们的同志。《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》中再次明确提出:党内一律称同志。

  “同志”二字,不仅意味着志同道合,更意味着除了工作层级、岗位、分工不同,人格上的完全平等。层级有上下,身份无尊卑。为上者,切不可视下如猢狲,想使唤就使唤;处下者,大不必奉上为祖宗,能伺候就伺候。大家各司其职,各安其道就很好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曾严肃指出,不能把党组织等同于领导干部个人,对党尽忠不是对领导干部个人尽忠,党内不能搞人身依附关系。干部都是党的干部,不是哪个人的家臣。显然,清清爽爽的同志关系、规规矩矩的上下级关系,才是平等而无疏密的上下相孚。

  回过头来,再看看写下这篇《报刘一丈书》的作者宗臣。在严嵩父子专擅朝政时,他与同朝权贵的交往只是在逢年过节送上一张拜帖,便终年再不来往。当他被严嵩所恶,出为福建参议时,仍坚持为政以德,修己安民。嘉靖年间,闽浙海防常有倭寇进犯,宗臣虽为一介书生,却亲自带兵击退倭寇。嘉靖三十九年,年仅三十五岁的宗臣卒于任所,当地“士民皆哭”,悼念其风骨与气节。

  以史为鉴,我们要大力倡导清清爽爽的同志关系、规规矩矩的上下级关系,弘扬正气、树立新风,做到真正的上下相孚。(顾文静)

分享到: